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古田三中詹海东博客

山中何所有?岭上白云多。只可自怡悦,不堪持赠君。

 
 
 

日志

 
 

鹤塘的河 东店的水  

2010-10-30 20:13:50|  分类: 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田三中 詹海东

从师大毕业后十几年,我一直在鹤塘镇当教师。鹤塘是一个古朴、优雅的小镇,一条清澈的小河穿镇而过,它的流速不快,似乎一伸手便可以捞起那只悠闲自在的小鱼,或者挽住那朵涌起的水花。岸边生长着几棵古树,绿冠掩映着一段段河面,使得流水的颜色在阴阳中交替变化。枕流而卧的镇上人家主要是黄氏与余氏两大宗族。两座古朴宏伟的宗祠分别在无言的诉说着他们祖先的业绩和悠久的历史。鹤塘本地人脾性出奇地好,从来不欺负和排斥外地人和外来户,说起方言总让人觉得古音呢喃,余音袅袅,言笑之间都带着谦谦古风。

自从十年前有人在山上开采出优质的“桃花红”石材后,鹤塘镇发生了巨大的变化。石板材加工厂如雨后春笋般的冒出,散布镇的各个角落,尤其聚集在沿河两岸。每天,电锯与石材撕咬的狂叫声尖锐的刺激着人的耳膜,石材加工产生的粉尘白茫茫的笼罩着天空,地上的草,树上的叶都胶着一层白蒙蒙的粉尘,从街上买菜回来,人人都会成了白头翁。更为可恶的是石板材加工厂的废渣废水大量的排放到河里,使得原先清澈的小河成了一条洁白的“牛奶河”。

石材产业带来的直接好处就是带动了整个镇的经济发展,镇上增加了三万多外来务工人员,各项产业都活跃起来,街市也喧嚣了许多,河水中因此又多了许多生活垃圾,变得黏稠了。每当谈到这条河时,镇上的老人无一不是这么开篇:“我年轻的时候,这条河如何如何……”这一切的变化实在令人惊心动魄。

我所在的学校地势相对较高,隔着校园的围墙,噪音和粉尘的污染少一些。除非万不得已,我很少外出,更别说运动了,因为户外活动就等同于吸食粉尘。我基本上都蛰伏在校园的套房中,备课改作业或阅读,由于长时间的伏案工作竟落下了颈椎病。医生说,这种病最重要的是自己调整坐姿,注意休息并且加强锻炼,而最好的锻炼就是游泳。我听了之后只能苦笑,镇上没有游泳池,而那洁白如奶的河水,连鱼都不能游泳,更何况人呢。有一天和一位本地的朋友说起这件事,他笑了,神秘的对我说,改天带你去一个地方,包你满意。

过了几天他带两个朋友,骑摩托车来邀我一起出发。车行驶了大概十来分钟,离开了粉尘迷漫的公路拐进了一条乡间小路,眼前仿佛魔术似的瞬间改换了一个世界,触目而见的是那种洁净养眼的绿,青草绿树山林,每一片叶子的色泽都好像水洗过似的,生机鲜明。轻风吹来,湿湿凉凉的,夹杂着生生青青的草叶味道,连道路上散落的一些牛粪,闻起来仿佛也带着清香。路两旁是一些青黄的稻穗,车过处不时有粉蝶和蚱蜢乍地跃起,小草的锋芒不停地摩擦着我的腿脚,我没有低头看,只感觉身边充满强健的生命,一直延伸到稻田和山林的深处。

当我们穿行过一片小树林时,听到左边传来哗哗的流水声,隐约可见潺潺的水流,一股清凉的水气渗过树林侵袭而至,全身毛孔不由得“唰”的紧缩起来。我们停下车,顺着小道向左转,突然一个水潭跃入眼帘,波光粼粼。我“呀”的一声奔跑而去,潭水清澈极了,令人不禁想起柳宗元《小石潭记》所描写的情景:“潭中鱼可百许头,皆若空游无所依。”不过这个水潭挺大的,宽度虽然只有十五、六米,而长度却有五、六十米。朋友自豪的说:“这才是鹤塘的水!这地方叫东店,上游没有石材厂,这些水大都是山间清泉渗透而来,清甜得很。”我们没多想,迫不及待的宽衣解带跃入水中,那感觉怎一个“爽”字了得!

从那时起,一直到现在,一年四季除非打雷下雨,或者有万不得已的急事,我和几位朋友几乎每天都要到这里游泳。一路上载笑载言,且歌且咏,在田园风光里,在清澈潭水中,全身心的感受着四季的轮回交替。昔时孔圣人与弟子神往的“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理想不就是如此吗?

以前经常做一个相同的梦,梦见自己是一只鸟,轻盈的在空中飞翔,或者是一只鱼,自由的在水里穿梭……现在,这个梦在鹤塘东店找到了。在东店的水里,我觉得我是一只鱼,在水里轻松的翻腾着,嘴里冒着水泡,含吐着清甜的溪水,有时还故意喝下几口。如果是秋天,在明澈的秋水中我觉得自己更像一只凌空自由巡航的大鹏鸟,飘掠过水底下一座座高山,摇曳的水草是绿色的森林,洁白的鹅卵石是荒凉的戈壁滩,而那些在身子下往来翕忽的小鱼当然就是怎么飞也飞不高的小鸟了。东店的秋水是能够渗过皮肉清洗到骨头的,令人酥酥软软,凉凉清清的。即便是上岸后擦拭完毕穿上衣服,身上还会长时间的保持凉飕飕,轻飘飘的感觉。

在不知不觉中,朋友的痛风,高血压以及我的颈椎病都不治而愈了。这期间我本有机会调到更好的岗位去工作,但我拒绝了,因为,东店的清水已成了我的依恋,成了我心灵的滋养。幽幽意韵,粼粼倒影,培养着我的柔情:一种并不广博却很具体的热爱。使我对人生有了新的体悟:其实,一个人并不一定要把热爱无休止地扩大,但一定要热爱自己身边的可见可感可抚处,热爱父母、妻儿,以及朝夕相处的学生和同事,使热爱走入实处,这些热爱一旦成了习惯,即使再小也能意味深长,让人终生留连诗意栖居。令人遗憾的是,人们总是顺从的充当物欲的奴隶,无休止地扩张自己的物欲,眼睛看着别处别物,不知道热爱自己身边此处所拥有的,以致总干出杀鸡取卵,舍本逐末的蠢事。

令人欣喜的是,县政府已充分意识到环境破坏的危害性,今年大刀阔斧地进行环境整治工作,过滤污水,搬迁工厂,修筑堤岸,数管齐下,短短数月,已颇见成效。噪音小了,粉尘少了,穿镇而过的河水清澈了许多,水中又见到久违的鱼虾了。

我们的生命来自水,我们的肉体,我们的心灵都要继续依赖水的滋养,生活里许多亲切的内容就是由水赐予的:我们对梦境的遐想,对往昔的想念和怀旧的距离,由于有了水的联缀,变得如在眼前一般密切了。一个镇拥有一条清澈的河流,这是上苍的惠顾,是难得的福泽。拥有了却不知道珍惜,是人类常犯的错误,纯朴的鹤塘人一定不会再犯了,不为自己,也应该为子孙,为未来去守护。我笃信,鹤塘的河、东店的水一定会更加清澈无恙地延伸下去,成为鹤塘镇上永远连绵的飘带。

                                                                                                                              2010.10.6

  评论这张
 
阅读(19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